logo

首頁 醫學人文

詹啟敏:飛得更高,你還要有醫學人文的堅強翅膀

發布時間 : 2019-06-18 09:28:49 作者 : 本站編輯 閱讀量 : 110

這首歌的名字叫《天使的身影》。

在聽完北京大學常務副校長、北大醫學部主任詹啟敏院士的報告后,即刻下載了這首歌;這個署名為“瀟敏”的歌手就是詹啟敏院士,在他網絡音樂專輯里有28首歌曲,其中有12首都是由他自己創作并演唱的。

微信圖片_20190619092806.jpg

詹啟敏院士演講

2019年6月15日,2019東北心血管病論壇、中國醫師協會心血管內科醫師年會等五會合一在遼寧沈陽盛大開幕。詹啟敏院士在會上作了《醫學人文是健康中國發展的重要支撐》的報告。

在報告中,他告訴與會代表,作為醫者要有兩個翅膀:

一個是豐富的醫療知識和精湛的醫學技術

一個是厚重的人文情懷,就是醫學人文情懷

兩個翅膀都具備,都有力量,我們的醫者才能飛得更高,飛得更遠。

醫學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人文的滋養

2016年10月,《“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正式頒布。黨的十九大報告進一步指出“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國家富強的重要標志”, 并提出實施健康中國戰略。

詹啟敏院士指出,這就意味著醫學要從過去主要關注疾病的診療,變成關注健康,促進健康;從過去關注生病人群,到關注從生命形成的第一天起,一直到生命的終結;不僅僅要關注生病人員,還要關注亞健康、高危人群、老年人群等各個群體,全方位全生命周期地關注人民的健康。

“在這樣一個關口前移和重心下移的過程中,今天的醫學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得到人文的滋養。”

詹啟敏院士提供的一組數據顯示,盡管健康事業的目標非常宏偉,但面臨的挑戰也非常巨大。以他自己所從事的腫瘤專業為例,每年新發病的惡性腫瘤人數高達430萬人,年死亡人數為280萬人,我國腫瘤患者的五年生存率去年剛剛達到40.7%,而美國是65%,日本是72%,有些北歐國家甚至超過了80%,也就是說,跟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在五年生存率上還有很大的差距。

在心腦血管疾病、糖尿病、慢性腎病乃至傳染性疾病等重大疾病方面,同樣面臨著嚴峻的形勢。重大疾病是造成我國人力資源喪失和經濟損失的主要原因,已成為我國社會和經濟發展過程中不可回避的嚴重障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詹啟敏院士指出,與這一嚴峻形勢相對應的是我國健康事業的科技創新支撐遠遠不夠:西藥處方中95%以上最早的知識產權都是在國外,大型醫療裝備也主要依賴進口。同時,在臨床指南和標準的制定中,中國的貢獻還不到5%,這就顯示出我們的科技創新能力不足。

因此,科技創新已經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

而醫學的發展主要得益于兩個方面,一是科技創新,二是學科交叉。在解決這些“卡脖子”的醫學創新問題面前,沒有一種奉獻精神,沒有一種人文精神做支撐的話,我們很難走的很遠,對于醫學專業人才的培養,同樣既需要科學精神,又需要科學人文。

我們能夠做的就是“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

在臨床實踐中,詹啟敏院士認為也需要更加強調人文精神。

因為現在很多前沿技術快速融入醫學領域,例如基因編輯等先進技術已經在國外的臨床進行了應用,在罕見病和腫瘤治療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但是如果監管不足,倫理和法律沒有到位,醫生科學素養不夠的話,將基因技術引入臨床,就會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

人工智能與大數據的引進,同樣面臨著醫學人文方面的嚴峻挑戰。

美國紐約東北部的撒拉納克湖畔,鐫刻著西方一位醫生特魯多的銘言: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

這段銘言越過時空,久久地流傳在人間,至今仍熠熠閃光。

在演講中,詹啟敏院士對這段名言談了自己的見解。他表示,雖然隨著醫學的發展,醫療已經不再是偶爾去治愈,但我們仍然要認識到,今天的醫療能力依然還是有限的。例如世界上7000多種罕見病中,只有4000多種能叫出名字,大部分疾病幾乎不知道病因。

醫學不是神學。

因此,在這個過程中,只有一部分疾病是可以治愈的。我們能夠做的就是“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

“大家知道,在SARS期間,在地震等重大災難面前,當大家一個一個往外面撤的時候,迎難而上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穿綠軍裝的解放軍戰士,還有一種就是我們穿白大褂的醫護人員。當這兩種人出現在老百姓面前,他們就會感到有希望。” 

詹啟敏院士表示,這就是醫學人文被社會接受的典型例子。他從醫學人文發展的歷史沿革說明,醫學人文讓醫學技術變得更有溫度和生命力,也是醫療模式轉變和醫院發展趨勢的要求。

醫學,不僅包括精湛的醫學技術,也包括厚重的醫學人文。人文是醫學的另一只翅膀。

科學和藝術在巔峰握手

對于醫學人文發展的內涵,詹啟敏院士認為主要包括醫學哲學、醫學社會學、醫學史學、醫學倫理學、衛生經濟學和衛生法學、醫學和藝術等幾個方面。他重點對醫學與藝術的關系進行了闡釋。

“我寫過一篇文章,叫《科學和藝術在巔峰握手》。我認為,科學和藝術,看起來是兩個不同的領域,一個更加嚴謹,一個是更加的開放和活潑,實際上在巔峰都是一樣,有很多的共性的地方,科學和藝術在發展中相互影響、相互支撐、相互滋潤,形成合力。”

“科學和藝術都有靈性,靈性賦予了科學和藝術生命力。靈性的科學成果和藝術作品經久不衰永葆青春。”

詹啟敏院士指出,靈感來自對科學和藝術的興趣和激情,主要聚焦在對未知世界的探索和藝術天地的翱翔,靈感來自激情,激情催生靈感,靈感喚醒激情。杰出的科學活動和藝術實踐都具有極高的原創性和獨特性。

“無論是相對論、化學元素周期表、萬有引力定理、勾股定律、DNA雙螺旋結構,還是貝多芬和肖邦的鋼琴曲、柴可夫斯基的交響曲,李白、杜甫的詩歌,體現的都是一種創新性思維。”

詹啟敏院士說,此次中美經貿摩擦進一步讓我們看到了自己在基礎教育方面出現的問題,反思過去我們急功近利的做法,所以今天提出了要“以本為本”,在大學教育中更加重視本科生的培養,提高他們的綜合素質,加強數理化的同時,要實現德智體美勞的全面發展,讓他們可以達到自己的詩和遠方。

“科學和藝術的真正主題是揭示和展示世界之美。” 詹啟敏院士說:“一個很好的作品一定具有科學性和藝術性,它們是相輔相成的關系。你去看包括心臟病在內的很多治療,會從內心深處感覺到里面有一種藝術的感覺。”

詹啟敏院士強調,無論醫學怎么發展,醫學人文情懷一直被需要。

人工智能只是輔助醫療的手段,不能完全取代醫生。對于醫療服務而言,它是醫療技術服務和醫學人文的疊加。

醫學人文情懷是永恒的,永遠不能丟掉的。

微信圖片_20190619092815.jpg

會議現場

最后,詹啟敏院士介紹了自己的原創歌曲。他告訴大家,這些歌有的是寫給自閉癥兒童的,有的是寫給醫護人員的,有的是為一些重大活動寫的。每年北大醫學部的學生畢業時,他都會給他們送上一首歌。

“在音樂歌曲的創作過程中,我感覺到它和醫學的科技創新思維是一脈相承、相輔相成的。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得到了很多的愉悅,也有很多的收獲,也有很多的啟發來推動我自己的科技創新。”

相信聽了詹啟敏院士的演講,今天一定會有不少人去搜索他的歌曲,說不定他的粉絲會大漲哦。

專家簡介

微信圖片_20190619092827.jpg

詹啟敏院士 

北京大學常務副校長、醫學部主任

中國工程院院士,教授,博士生導師。教育部長江學者,國家杰出青年基金獲得者,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工程國家級人選,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創新群體首席專家,國家973重大基礎研究項目首席科學家。北京大學黨委常委、常務副校長,北京大學醫學部主任。擔任中國微循環學會理事長,中國抗癌協會副理事長,中國醫師協會副會長,歐美同學會海外醫師協會會長等職務。先后擔任國家863高技術計劃生物和醫藥領域專家組組長和生物醫藥主題組組長,國家新藥創制重大專項生物藥責任專家組組長,國家衛生計生委行業科技專項委員會主任,國家健康保障科技工程專家組組長,國家生物技術發展戰略指導委員會主任。

—附:《天使的身影》歌詞—

作詞 :瀟敏

錄制:顧瀟予

歌手:瀟敏

是誰在寒夜里送來春風

融化久寒冰封嚴冬

是誰在沙漠里送來清泉

滋潤久旱干枯心田

是誰在黑暗中點起燭光

照亮絕望人們心房

是誰在困境中升起希望

驅散受傷孩子的憂傷

啊 那是天使的身影

啊 美麗圣潔的身影

為了生命的希望

為了健康的期待

你用心靈深愛書寫青春美麗

啊 那是天使的身影

啊 美麗圣潔的身影

為了生命的希望

為了健康的期待

你用天使真情演繹愛的真諦

是你輕輕張開溫暖雙臂

含笑迎來生命黎明

是你熱情揚起生命之舟

默默感受深情回眸

是你毅然迎向病魔死神

不畏艱險救死扶傷

是你勇敢面對山崩地裂

無怨無悔譜寫著希望

啊 那是天使的身影

啊 美麗圣潔的身影

為了生命的希望

為了健康的期待

你用心靈深愛書寫青春美麗

啊 那是天使的身影

啊 美麗圣潔的身影

為了生命的希望

為了健康的期待

你用天使真情演繹愛的真諦

啊 那是天使的身影

啊 美麗圣潔的身影

為了生命的希望

為了健康的期待

你用心靈深愛書寫青春美麗

啊 那是天使的身影

啊 美麗圣潔的身影

為了生命的希望

為了健康的期待

你用天使真情演繹愛的真諦

你用天使真情演繹愛的真諦

(來源:微信公眾號“ 嚴道醫聲網”)

香港二肖中特图